795小说 - 网游竞技 - 二哥他超努力在线阅读 - 16 第 16 章

16 第 16 章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态度冷漠:“事情处理干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沈连忙点头回答:“老大,您放心,不会传出一点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有人察觉到,他也会让那些人不敢说闲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现在和卫家要断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家的破事一旦传出去,别人怎么看他,怎么看被影响的卫家?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的手下,他们常年待在卫家,得了命令,毫不迟疑往外走,赶紧去调查虞安的亲生父亲生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走出了卫家园林,一溜烟窜进车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卫沈坐在后排位置上,认真思考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副驾驶上,一个面容稍显稚气的青年压低声音,谨慎地问:“沈哥,您说卫总赶走了虞安和谢绯。卫总干嘛还要我们去查虞安亲生父亲的事情?小题大做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沈一拍前排椅背,不客气回复助理:“管好你的嘴,大哥这几天挺在意虞安那个私生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助理小声提醒:“沈哥,虞安和谢绯不叫私生子,他们顶多算老大的继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沈冷笑,说:“差不多。只是两个和卫家非亲非故的穷小子,到卫家混一口饭吃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沈想起自己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到处留情的爸爸整出三个和自己相差不大的私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现在平等地厌恶每一个莫名奇妙出现的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助理看卫沈抱怨这个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会儿后,卫沈想通前因后果,探着身体靠近助理:“也许,老大想同意卫叔叔娶虞安的妈妈了!她现在户口上还是已婚,处理这件事情,方便他俩结婚。    ”

        助理嗯嗯两句,表情却不是赞同这种说法的神态。

        阻拦卫叔叔和谢阿姨结婚的因素,从来就不是她所谓的丈夫,而是卫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,谢阿姨带着虞安过来时,才四十岁,还能生,卫家不可能承认她,不能让她生下带有卫家血脉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时过境迁,现在都十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卫总何必大费周章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助理说出自己的想法:“九哥和康老大想闹大,卫总或许不想事情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事关卫家颜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卫沈刚刚要搭话,一个电话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得了命令,不用再找康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卫沈有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虞文清的朋友们真的谋财害命,肯定不止干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像康老大本性难移,就坐过牢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,虞文清身边的人也坐过牢的话,说不定能从罪名里,挖出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助理说:“那康老大那边让谁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沈看了看手机,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情,有人比自己更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康老大正在训斥九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刚才接到了一通电话,是康老大认识的一个人,做点小生意,当然发家前,手脚也不怎么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一直和他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语气淡漠,带着紧张,开头就是警告,告诉他招惹到不该惹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如实交代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句:再聊。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意识到这件事情闹大了,所以他在讲述中,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停使用:“好像,据说,听说……”,用词都是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当时有三个朋友,约定好去外面工地上打工。

        虞文清死的时候,另外一位朋友不在,康老大在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自称看到对方摔了下去,说是救人而死,但不知道后续具体处理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后续,在场的人里都拿到了封口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问题都推到别人身上,没有往自己身上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别人见义勇为摔死,为什么他能拿到封口费的事情,康老大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位朋友不在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朋友不相信所谓的救人而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工地上救人太难了,真要在半空中伸手去救掉下楼的人,要么救下来,要么一起砸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能救人的虞文清摔死,一个被救的人安然无恙!

        当时,工地上流传着一种说法,有些人会骗一些年轻人去外地工地打工,那时候查得不严,伪装成这些人的亲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把这些人在工地上弄死,威胁老板拿钱,不给就闹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虞文清平时做事挺谨慎的,老婆又刚刚生了儿子,他做事很小心的,安全绳安全帽都好好带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朋友不相信,但虞文清死后第七天,家里人的确远道而来给他收尸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人拿了买命钱不吭声,这位朋友也不好伸冤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康老大坐牢几年,彼此也失去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想到这里,蹙起眉头,又骂了九哥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哥还在得意:“不懂长进,不过卫家估计也是纸老虎,他们干生意的人,怎么着还想翻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又另外拨打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电话的人语气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声音细软,没有多大戾气:“康为,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低声说:“我问你,你还记得虞文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沉默了片刻,说:“我当然记得。怎么,康为你终于敢认自己干亏心事了?二十多年了,你还记得他,你敢说自己心里没鬼!不过,你还愿意说这事,我姑且算你还有点良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为啐了一口唾沫,不想听对方的长篇大论:“少瞎扯,我问问你,虞文清当年有个儿子,叫做什么啊?现在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着,要是不叫做虞安,那卫家应该也不在意虞文清的事情,刚才找人问话或许只是诈诈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人呼吸重了点:“叫虞安吧,他告诉过我。现在应该在虞家,当年虞家人不是说拿了钱就要去带走他们母子俩吗?你问他俩干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自己没联系上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偷听的九哥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康老大和虞安认识,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不认自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虞文清好歹也算认识,怎么还让卫家的人打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背着手坐下来,装得气定神闲,当年的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应该挖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直接挂断了电话,不想再搭理这个一无是处的老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康卫的ktv营业会到晚上十二点,此刻还挺热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哥和康老大等人心情不佳,开了一个包厢,正搂着几个姑娘调情,包厢里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包厢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猛地站起来,正要发火,看到了自己的生意伙伴,ktv的合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合伙人跟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大概四十多岁,人到中年依旧俊朗,卫家的基因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一招手,就有人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气场强大,随着音乐被关,全场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缓缓走向沙发,坦然坐下,架着腿:“都是做生意的人,但康先生好像手脚不干净,既然不干净,我这边做事说话也不太好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朋友在一旁开口,向中年男人介绍康为,但没介绍中年男人的身份:“这位就是康为,他知道虞文清当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结结巴巴地说:“咱都是本分的生意人……平时有点小打小闹,当年的事情我就知道那些了,电话里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包厢里穿着暴露的姑娘们看向一贯会欺负人的康老大,此刻做小伏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一个个颤抖着挤在一起,担心黑吃黑,害怕这个人更坏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冷笑:“知道我最讨厌什么,就是那种自己坏事做尽,被别人威胁时,还要别人遵纪守法的垃圾。双标的道德绑架,不要放到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看向一旁的女生:“小姑娘们都出去玩去,回去睡觉去,我问问你们老板一点往事,当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康老大:“也可以让警察来问问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自然不希望警察来问,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小声说:“我说什么,你回答什么,虞文清怎么死的。如果和我调查的不一样,你就等着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脚手架上摔下……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赔偿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被他家里人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定是他家里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确定,他们当时拿了户口和社区证明过来领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语气冷漠:“哦,那你拿的封口费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让我们不要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手机响了响,他接通后,听了一会儿,挂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口:“不巧,我的朋友刚刚去公安系统里,查到了当年请你们去工地打工的中介人,于五年前被人举报当黑心中介,欺骗弱智人群打黑工,正在坐牢呢……你口中的封口费看起来怕是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老大双腿一软,这里就来了四五个人,还有人在别的地方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力调派,完全不是自己这种东拼西凑的流氓团体能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深夜,卫长恒接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拨电话,开口第一句话:“确定虞文清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嗯了一声:“卫总,确定了,派人到公安那边申请查了一下,虞文清的户口已经注销了,只是谢女士还在蒙在鼓中。她只有一张结婚证,由于年岁太久,她提供的证件上,身份证号码有两位数字模糊不清,试了几次查出了。姓名、户籍等信息都套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沉默片刻后,说:“嗯,别的,明天打包文件,发我邮箱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卫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挂断电话,看向手机,手指滑动,看向虞安的手机通讯录,最终还是收了起来,没有打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点开虞安的好友账号,对方雷打不动在晚上给自己发问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晚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祝好梦!”

        整齐划一,每一天的问好都不同,虞安不至于偷懒,发消息都复制粘贴。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点开虞安的账号朋友圈,对方没有屏蔽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天都会发一到两条更新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会说谢绯做的菜好吃,偶尔会说书店里来了一些新书,挺好看的,还有几本很适合儿童绘本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哄小时候的谢绯睡觉,会给他讲睡前故事,带着弟弟偷偷看绘本。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往下翻了翻,看到虞安前几天有一条消息,是他把李管家酿的醪糟煮了汤圆,撒了桂花沫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很好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清早,虞安在家里吃过谢绯煮的早餐。

        鸡蛋瘦肉粥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尝了一口,手艺不错,是自己喜欢的口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绯以前在卫家十指不沾阳春水,现在却有不错的厨艺。

        源于谢绯和李渣男谈恋爱同居期间,每天都变着法子给对方做好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,就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绯用自己的亲身经验证明,这句话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重要需求没满足前,还轮不到口腹之欲,李平乐满心满眼就是卫家的权势和金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现在自食其果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虞安吃到谢绯煮的东西,好不容易消散的那点怒气,又上来了点,不多吃点苦头不回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就算谢绯现在回心转意,他俩也无法轻易回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想到这里,多喝了一碗汤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出门前,虞安在衣柜里翻了又翻,找出了一身黑灰色的冲锋衣,将拉链拉到最高,这牌子比较大众,仿版也多,应该没人要来抢自己衣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想起这事就无语,谢绯的眼光真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但凡在卫家那群人里挑一个纨绔子弟,虞安都能夸他一句有胆子有魄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偏偏找一个丑到满脸痘痘的李平乐,看看李平乐认识的街头流氓,头一回儿见到穷到想抢衣服卖二手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要是卫家人干出的事情,能被笑话到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戴上口罩,看向谢绯鼓鼓囊囊的书包吧,直接问里头装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绯一开始支支吾吾不愿意说,但在二哥的注视下,他还是老实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绯红着脸拉开拉链,书包里装着一些女生扎头发的小皮筋,花花绿绿的,颜色有些廉价,工厂里的货物,全部都是未完成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做的太慢了,学校里课件休息的时候,可以抽空做一点,不用动脑子,还能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虞安摆摆手,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送谢绯去上学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去了书店,换了工作装,清点货架上的货物,和店长对过数字后,他再把自己在网上卖的货提走,趁中午休息时间打包发快递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部分人都是买同一本漫画,因为这本漫画官网售竭,过段时间才补货,而且还没海报附赠。

        书店里有一批没卖完的货物,然后线下购买还有海报附赠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用九五折的会员价从书店买走,还算了自己的销售提成,原价不包邮,然后不包邮寄过去,赚点差价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看了看入账,今天出手三本,在这一块的收入上,差价加销售提成赚了二十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买小两斤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把收到的钱转到余额宝里存着,不方便存定期,放在这里还能有点蚊子肉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中午去发了快递,看了看时间,两点上班,自己还能再休息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街道处,卫长恒坐在车里,助理双手递过刚从书店里买的故事书:“卫总,虞先生在书店里负责趣味图书这块的销售,卖的越多,会有提成。据同事说,如果有需要的话,可以找虞先生代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提成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百分之二。然后到店购买的顾客可以开vip,打九五折。非到店顾客,就是原价购买,虞先生赚一点差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看了看手上的书:“他倒是没变。”一转身就又想出个赚钱的法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之前为了省下司机费补贴,每天蹭自己的车上班。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把书给助理:“放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给虞安发了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会,虞安小跑着过来,左右看看,快速找到大哥的车,调整一下呼吸,整理了一下衣服后,才弯腰上了车,看向大哥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永远钦佩卫长恒的“精益求精”,不管有没有重要会议,他的装扮总是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看见对方领带上的浅金色领针,衬得缎面领带更加奢华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里萦绕着淡淡的香味,暖气让香水的前调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弯着眼睛笑了笑:“大哥,你主动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虞安想起昨晚求他查查那个九哥找自己的原因:“是查出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轻声说:“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虞安点点头,说了一句好,而后安静地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开向城中村,开向康老大所开的ktv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白天不上班,十分冷清,但今日,楼下停了很多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跟着卫长恒上楼,他看到这次处理事情不是卫沈身边的人,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哥换了别人处理,事情比较棘手吗?

        虞安脚步慢了些,卫长恒停下脚步等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虞安摇摇头,他打了一个寒颤,不行,今天的衣服穿得有些少,书店里有空调还算暖和,但这里不够热。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看了一眼:“冷就把衣服穿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生活助理得了卫总的话,低头递上常备着的条纹一件围巾,可以当外套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小声说:“不了,冲锋衣搭这种颜色的围巾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虞安怕大哥看到这种搭配,给自己盖戳:丑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活助理听到这话,也在内心补充一句:卫总的强迫症审美估计看到这样的搭配,要当场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下一刻,卫长恒开口说:“没什么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虞安见状,接过围巾:“既然大哥这么说了,我相信大哥审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虞安低头看了看,心道这合适吗?

        衣服是高领的,搭配这种色的围巾……有些奇怪。一时间,虞安头一次怀疑大哥的审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俩走向了这里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会议室里,昨晚找康老大的中年男人站起身,诧异地看向卫长恒,低声说:“卫总    ,您怎么亲自过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长恒摆摆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偷看大哥,这种小事的确不能让大哥亲自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康老大等人才急匆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进来,他就被虞安吸引了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站在一个高大的男人身旁,距离有些近,正在和对方小声说话,看起来关系不一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虞安听到动静,看向门口,瞥见那个刀疤脸,仔细打量后,确定自己不认识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大身体一颤,虞安好像虞文清!神态是真的像,刚才一恍惚,他还以为虞文清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打量着康为,见对方神情奇怪,知道康为此刻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安略微垂眸,浓密的睫毛,遮住他眼中眸光,语气温和:“你好,我叫虞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