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"tzqj1"></span><i id="tzqj1"><nav id="tzqj1"><output id="tzqj1"></output></nav></i>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/del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bdo id="tzqj1"></bdo></del></span>
    起点小说网 > 作茧自缚 > 第73章 你不该激怒我

    第73章 你不该激怒我

      顾云抒回到房间情绪就立马崩了,她跌坐在地毯上、手不断抠着身上的浴袍。

      脑子里不断回荡着那么一句话,“顾小姐,你不但漂亮、身材也好,这些照片我们就先收着。你身份特殊,不管是对沈家还是顾家,这照片都很有杀伤力,对吧?”

      不管是对沈家还是顾家……

      

      顾云抒将脸埋入宽大的浴袍中,渐渐发出呜咽声,她不知道自己这样持续了多久,可能没多长时间、也可能很久,反正等她走出房间时,男人已经不在,餐桌上有半根没燃尽的香烟,还有一张字条。

      “把早餐吃了,这是公寓的电子锁密码。”

      

      沈柏年,顾琛,以及警方都有。

      她想了想拨通了警方的电话,那边一接通她就道:“你好,是不是云姨的案子又有新进展?”

      

      你是他妻子。

      顾云抒突然明白过来,她嘴角上扬,是了、她怎么就忘记了?如果她真的跟杀人案牵扯不清,那势必会影响他的声誉,沈老爷子会这样反对他们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      而以沈柏年的城府,又怎么可能不考虑到这点?所以,他才会在关键时候提供出证据来。

      

      “好。”警方虽然这样回答,但心里却直打鼓。

      他为什么感觉这女人在听见是她丈夫帮忙后,似乎并不开心,反而很伤感?

      顾云抒挂断电话后便自嘲笑了笑,她之前在港城的时候怎么会说出那种话?

      以身相许?

      多可笑的以身相许?

      他当时听见的时候怕是在心里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吧,因为她愿意、他却未必想要。

      这种大起大落的情绪持续了好一会儿,她才缓过神来,开始干正事,网上搜索关于“豆腐渣”事件的蛛丝马迹。

      看着看着,她就发现了一个人,一个她算是比较熟悉的人。

      她快速翻找出通讯录里属于他的电话,拨通,“章叔叔,你现在忙吗?哦,这样啊,那我也去你打球的地方吧,正好有些事想请教你。”

      与此同时,沈柏年也正在去跟闻席林约定的地点,榕城高尔夫球场。

      等到后,他就去更衣室换衣服,这时站在外面的助理问,“沈总,闻董这个时候找您,怕是想要示好,可能他已经意识到之前行为有不妥的地方了。”

      沈柏年换好衣服出来,冷笑,“你觉得他是那样的人?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对错,只要他觉得对的、那便是对的。”

      “这样的人,根本不会懂得反思,更不会觉得自己有错,会的只是变本加厉。”

      那助理就不懂了,“既然如此,他怎么又突然约您打球?自从您当选榕城商会会长后,他就没再跟您打过球。”

      沈柏年眸光瞬暗,这就是他担心的地方,最好别是他心里想的那件事。

      闻席林见到沈柏年时,脸上笑容比当头的阳光还要灿烂几分,谁都无法相信、他可以对着恨之入骨的人笑成这样,但他闻席林就是做得到,而且驾轻就熟、不了解他的人根本看不出来,掩藏在他年迈皮囊下面丑恶的心。

      他伸手,沈柏年也回礼一握,“闻董今天是什么雅兴?”

      闻席林摸了摸已经有点发白的眉毛,说:“突然觉得跟沈总很久没叙过,就约了你,我还以为沈总还因为之前的事耿耿于怀会不答应,没想到如此大度。”

      沈柏年淡笑,“闻董严重了,您是长辈,还是我爷爷的朋友,我当然会来。不过闻董应该还有其他事要说吧?”

      “哪里。”闻席林直接打出一个球,“就单纯想要跟你切磋一下,你应该知道,在榕城论球技,也就我们两个可以比比,其他人啊都不行,我就是手痒,想找个对手而已。”

      沈柏年就当是这个理由,也没说话,专心打出一个球,跟闻席林算是半斤八两,谁都没胜、谁都没输。

      只是这球一出去,他也看到了一个不该在这里看见的人,剑眉瞬间锁紧。

      闻席林疑惑,也跟着望过去,随即笑道:“哟,没想到沈太太也来了,不过她旁边这人年纪似乎大了些。”

      “还揽胳膊,看来关系匪浅啊。沈总,你太太跟这位先生关系,看着可比跟你亲昵多了。”

      沈柏年下意识捏紧球杆,但他现在更想捏上她纤细漂亮的脖子。

      顾云抒哪里想到她来这边找章叔,竟然也会遇到他,她心脏紧了一下,但马上恢复如常,她来办她的事,他来办他的事,井水不犯河水,应该没什么必要特意打招呼。

      所以她没过去打,揽着身边章叔说:“章叔最近气色很好,真是老当益壮。

      章叔是跟着她父母一起白手起家的人,在她印象里,他身兼数职,有时候是顾家司机,有时候也是顾家保姆,她记得有次小学家长会,也是他代替她父母出席。

      或许是因为这个的缘故,她总觉得他尤其亲,说是顾氏退休的员工,其实更像疼爱她的长辈。

      章叔笑着说:“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是有事来找我,不像专程跑来夸我一句的样子。”

      顾云抒不敢贸然询问,只道:“章叔我最近开了个工作室,承接各种室内设计。你也算是这方面的老专家了,我想听听你的建议啊。”

      “小抒,你堂堂千金大小姐为什么要做这个?”章抒道:“这活既累收益也不算多高,你完全没必要。”

      顾云抒顺利找到话茬,说:“章叔,我这也算女承父母业了。我爸妈当年起家不就是做房地产的吗?虽然我不是直接做这个,但也有点关系啊,对吧?”

      “瞎说!”章叔到底是年纪大了,有些事容易突口而出,“你爸妈起家哪里是在房地产上?他们在房地产上差点栽了大跟头好不好?”

      顾云抒瞳眸微缩,就是这个!

      “怎么会栽跟头?我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?那时候房地产很吃香的。章叔,你怕是记错了吧?”

      章叔情绪有点激动,像要证明自己记忆力依旧很好似的,说:“怎么会?那个豆腐……”

      顾云抒心脏像受到暴击。

      虽然章叔没完全说出来,但她知道、她父母应该跟那件事有关。

      章叔也突然感觉到不对劲,他立马顿住,已经有点浑浊的目光落到顾云抒身上,“小抒,你不对劲、你这是在故意套我话?”

      顾云抒心情复杂,极力掩饰情绪,“没有,我套你话做什么啊?我就是好奇我父母的致富之路嘛。”

      章叔想了想,那件事清楚来龙去脉的人非常少,再加上现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在当年能被压下来,何况是如今这种局面?

      那肯定更是一切无忧的。

      想到此,他便不再担心,“不用好奇,你爸妈都是既聪明又努力的人,他们会成功是必然的。”

      顾云抒想,这其中也包括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吗?

      高尔夫球场占地广阔,顾云抒球技极烂,她打了会球就感觉浑身粘腻,便去距离不远的会所冲澡,她才进去、想要关门的时候,那门却被人直接撞开,那人满身寒气挤进来。

      她看清他的脸后就想关门,却已经来不及,他一把捏住她脖子逼问,“那男人是谁?”

      顾云抒有点被他吓到了,这样的沈柏年太过陌生,他应该是谦谦君子,而不是……

      她也嘴犟,“你不是说过,不会过问我……找男人么?”

      “是不会过问,但你也得挑挑。”他突然将她转过身,让她贴上冰凉的门板,从后面箍着她,“那人都能当你爸。”

      顾云抒知道他不会对她怎么样,最多也就像周家那次一样,所以她言语放肆了些,“我,喜欢。”

      哪想,她这话才说完……

      男人便反手扣住她颈项,同时也摸上她脸,说:“你气人的本事,跟你那个哥真是不相上下。”

      顾云抒大感不妙,却已经来不及。

      -

      等一切结束,空气中的躁动因子也随之消失,房间内充斥着本不该有的暧昧气息。

      顾云抒软绵绵地倒在地上,她现在除了疼、没有其他任何感觉,她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,更不知道事情该如何收尾,她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并不在乎这突如其来发生的事,但又莫名有点想哭。

      所以等男人处理完自己,想过来帮她处理的时候,她扬手直接打了他一巴掌,“卑鄙。”

      沈柏年到底是习惯应对的人,在顾云抒完全不清楚后面该如何走的时候,他已经想到等谢晋知道这件事说他“禽兽”的时候,他该回他一句什么,他堪堪受了一巴掌,再次恢复以往的平静,“你不该激怒我。”

      “我没有。”顾云抒觉得他说一套做一套,“是你说不会干预,现在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沈柏年望着她汗津津的脸孔,脸上表情却依旧如常,说:“确实有点状况外,不知道你是第一次,不然我会轻点。”

      顾云抒真的打死他的心都有了。

      

      “沈太太?”

      顾云抒回神,“是,谢谢你告诉我这个,那先这样。如果云姨的案子有其他情况,还劳烦你可以知会我一声。”

      

      阅读作茧自缚最新章节 请关注本站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95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