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"tzqj1"></span><i id="tzqj1"><nav id="tzqj1"><output id="tzqj1"></output></nav></i>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/del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bdo id="tzqj1"></bdo></del></span>
    起点小说网 > 作茧自缚 > 第106章 愿赌服输

    第106章 愿赌服输

      顾云抒并未察觉到气氛已经不同,她觉得一直咳嗽实在太失礼,便起身说:“抱歉,我先失陪一下。”

      陆良笙眼神关切目送她走出包厢,待那扇门合上后他才露出原本的情绪,什么绅士什么知书达理都没了,直截了当地质问,“是沈总让云抒变得这样不开心?”

      沈柏年淡笑,端起酒杯抿了口,“她会跟我结婚,究其原因是陆总。至于离婚?也是她千方百计想要离的,怪不到我头上。”

      

      陆良笙眯眸,浑身上下已经散发出冷意,“沈总倒是将自己摘得干净,或许我突然消失后发生的事怪不到你头上,那她在米兰的两年算什么?”

      沈柏年仍是笑着,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难道流水就有错?陆总喜欢一个人的方式还真特别,竟然连是非黑白都可以颠倒,白城陆家就是这样教导继承人?”

      

      陆良笙接的也快,“就如沈总一直想调查我一样。”

      此话一出,沈柏年就清楚之前他百般没查到他底细的原因,看来他早有准备,“所以陆总突然出现是因为顾云抒,想替她出气?”

      

      顾云抒太了解叶玲性格,要是她现在不好好回答她,她肯定会没完没了地问她,“我新老板是陆良笙,至于那副画是我当年在米兰时画的,只是运气好正好被张老先生看中,至于画里的那个人……”

      “都过去了。”

      才说完,叶玲就在那边发出尖叫声,声音大得似乎能穿透人耳膜,顾云抒本能将手机挪远了些,等那边没声了,她才又凑近,“你淡定了吗?”

      

      顾云抒并没有叶玲这样丰富的想象力,“应该都不是,可能是家族企业。”

      “你没问他?以前没问,现在也没问?”

      顾云抒说:“没问,我现在就是他员工,只要想怎么可以帮他赚钱就行。对了,这件事你应该可以帮我忙,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最近榕城有什么大项目要上线?不在榕城也没事,只要能赚钱的项目都行。”

      叶玲要被她气死了,“宝宝,陆良笙会突然出现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?说白了还不都是为了你啊,你现在是什么想法?要是我,反正都跟姓沈的离婚了,倒不如找个比他更厉害更牛逼的结婚,陆良笙就是最好的人选吗?”

      顾云抒笑得凄楚,“如果真那么简单就好了。”

      叶玲不懂了,“宝宝,我承认沈柏年不管家世还是外形都是顶尖,但所谓人外有人啊,陆良笙不就是个例子吗?你为什么还对他死心塌地,十几年了、你有多少个十几年?”

      “放过自己好不好?”

      顾云抒捂了下脸,她有点想将自己心里埋藏多年的秘密,甚至连叶玲都不知晓的秘密说出来,“其实我……”

      “你别其实了,你就是被沈柏年下了蛊,他妈的、他肯定会下蛊,不然怎么会这样?”

      “宝宝,照这种情况下去,你早晚得在两个人之间做个选择,到时候你选谁?”

      顾云抒苦笑,“你想多了,我不需要做选择,陆良笙现在是我老板,我很清楚,至于沈柏年、只是前夫。”

      只是她才信誓旦旦这样说完,回到包厢没多久,她就听见两人这样的谈话,陆良笙说:“沈总,打赌好像你输了。”

      说着,他就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丢在茶几上,顾云抒不太明白这情况,但也没吭声提问,她眼神疑惑在两人之间逡巡了遍,直到看见沈柏年拿起那个匕首时,她才激动起身,“你们这要是做什么?”

      很快,她就被陆良笙摁回到沙发上,“云抒,只是一个小小的赌约而已,你别怕。”

      说完,他就用手蒙住她的眼。

      顾云抒不知道怎么的,在眼睛被蒙上的那刻,她突然感觉身体无法动弹,她就像个没有灵魂的娃娃只能那样坐着,后来她耳边听见奇怪的声响,随即脸上像被什么东西溅到。

      陆良笙在她身边说:“沈总,没大碍吧?需不需要现在送你去医院?”

      男人没吭声,但顾云抒清楚感觉到现在的沈柏年跟刚才的不一样。

      她想拿开陆良笙的手看看,却被他反手拽住,“云抒,你脸脏了,我帮你擦擦……”

      顾云抒突然清楚刚才溅到脸上的到底是什么,她直接挥开陆良笙的手,只见不远处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,左手上满是鲜血,他正在帮自己包扎,匕首上也有血,就那样被扔在茶几上,泛着冷光。

      她喃喃地问,“刚才,怎么了?”

      陆良笙语气轻松,“没什么大事,我跟沈总打赌说,如果你进包厢时第一眼看的是我,那算我赢,他输。输的那个就要受点小伤。沈总,愿赌服输,你应该不会有怨言吧?”

      手掌被匕首全部贯穿,之后又再次拔出来,没有人忍受的了那种极致的疼痛。

      哪怕是沈柏年?

      他疼,但他就是有本事让人觉得,这点痛不算什么,本就要比一般男人白些的皮肤此时更显得苍白,他朝陆良笙淡笑,根本没去看坐在他旁边的女人,说:“要是顾小姐进来看的是我,我相信陆总也会言而有信。”

      陆良笙将身边美人轻扶起来,“沈总,你觉得有这种可能吗?云抒,为什么要先看你?”

      不等沈柏年反应,陆良笙便带着顾云抒走出包厢,顾云抒看见那么多血,看见那张惨白的脸孔,她就已经懵了,等走出会所,被肆虐的冷风一吹,她才彻底清醒,本能就要往回走。

      却被旁边的陆良笙直接拽住,“云抒,沈柏年心里没你,他愿意给那个唐绾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机会,可曾给过你?忘了他,别再跟他有任何牵扯。”

      顾云抒火热的心瞬间被冷却,她最终半推半就被陆良笙带上车。

      陆良笙从不喜欢强迫人,他知道现在时机比之前更加不对,所以他仅是将人送回到住处便依依不舍离开,顾云抒走进公寓时,就看见叶玲正坐在客厅里看肥皂剧,茶几上都是垃圾食品。

      她走过去,也拿起一包薯片来吃,却被叶玲直接抢走,“宝宝,你现在可是孕妇,不能乱吃。”

      顾云抒当下才魂归体魄,“他受伤了,看上去伤的很重。”

      “玲,我想去看看他,就一眼……”

      叶玲完全没搞清楚状况,人就已经直接冲出公寓,“砰”地一下关上门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与此同时在沈家,周樱反复看着时间,越等越着急,“诶,你说都这个点了,怎么还没到呢?”

      这话是对沈父说,沈父皱眉道:“可能被什么事耽搁了吧,要不然我们先吃吧,别等他了。唐绾是孕妇,经不起饿,还是先吃吧。”

      这话一说出来,坐在霍斯年身边的沈梨就开始咳嗽,“爸,你说什么?”

      沈梨简直无法相信,她之前还在想为什么他们家庭聚会,许久不出现的唐绾会在场,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。

      “怀孕?谁的孩子?”

      周樱原本是想等沈柏年到了以后宣布的,她哪里想自己枕边人竟然会直接说出来,她瞪了眼沈父,道:“梨儿,你说还能是谁的孩子?当然是你哥的了?”

      沈梨猛地起身,“确定?已经做过鉴定了?”

      周樱顾及唐绾,忙道:“梨儿,你瞎说什么呢?这种事怎么会有假?唐绾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你哥的无疑。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现在你哥跟顾云抒已经没关系,唐绾又怀了我们沈家的骨血,她也算你大嫂,你说话注意点。”

      沈梨还想说什么,却被旁边的霍斯年劝阻,“梨儿,你别激动。爸妈做事向来有分寸,就算你不相信他们,也该相信你哥。”

      “我就是相信我哥,我才会这样说……”

      “我哥怎么会这样莫名其妙让人……怀孕?”

      唐绾也站起身来说:“沈小姐,我知道之前你对我有点误会,我现在向你郑重道歉。”

      沈梨看不懂这女人葫芦里到底又在卖什么药?当年,是她答应她不将她身世说出来,但没多久却又告诉她父母,虽然她嘴上说是好意,但总让人觉得她当时是为了讨好她父母,为了进沈家的门。

      想到此,沈梨仅是皱了眉,不接话。

      周樱看不过去,说:“梨儿,唐绾她怀孕了,你还想让她站多久?”

      沈梨转开视线落座,嘟囔道:“怀孕就不能站着了?哪有这样金贵的人?”

      周樱道:“梨儿,你哥跟唐绾在一起是最好的,原本他们就是两情相悦,是发生了许多不该让他们承受的事才会导致他们分开,让顾云抒插了足。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,你应该替他们高兴。”

      “至于顾云抒,她的为人也算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了,那些报道也不都是空穴来风,是妈以前没看清她本质,好在现在清楚了。”

      沈梨向来是善解人意的女孩,听到这种话又岂会不心软,勉强道:“只要哥喜欢就行,我没……意见。”

      虽然没直接表态,但也算给出了想法。

      周樱微微一笑,“还是梨儿乖,不过你哥为什么现在还不回来?之前说有点小事要处理,这个小事也太难处理了吧?”

      “手机又关机,想给他打电话都不行。”

      沈父道:“你给他助理打个试试,问问他晚上有什么局?”

      之后周樱便立刻给助理打了通电话,说:“还真有局,助理说他在随意约了人见面,该不会是喝醉了吧?”

      唐绾眸光微转,“伯父伯母,那我现在去看看吧,他胃一直不太好,喝酒后胃容易不舒服,我有点担心。”

      周樱颔首,“也好,你去看看吧,如果真喝了酒,大概也只有你能伺候得了他。”

      唐绾羞涩一笑,很快便出了沈家大门。

      

      “不,我没淡定。”叶玲说:“我恨不得化身成尖叫鸡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国外的教授待遇这样好的吗?竟然会有那么多钱,也不对啊,就算再多钱也开不了一个那么大的公司啊?”

      “陆教授为了将你夺回来该不会做了什么铤而走险的事吧?”

      

      阅读作茧自缚最新章节 请关注本站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95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