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"tzqj1"></span><i id="tzqj1"><nav id="tzqj1"><output id="tzqj1"></output></nav></i>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/del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bdo id="tzqj1"></bdo></del></span>
    起点小说网 > 作茧自缚 > 第93章 哄

    第93章 哄

      沈柏年拿着手机从会议室走出去,身后的助理一脸莫名跟着,这怎么回事,不是还没开完会吗?

      前面的男人边走边打电话过去,但没人接,他沉了沉眸转身说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      助理没想到他会突然转身,吓得往后倒退几步,但很快镇定下来,“是,沈总。”

      

      这样着急离开,是有什么事吗?

      沈柏年像窥探出他心思,说了句,“她刚给我打电话,应该是想求和了。”

      

      顾云抒在外面来回走着,感觉度秒如年、她想不通,之前叶玲情况那么好,看上去身体素质比她还好,才一天时间、她就会痛成那样。

      门口传来响动,医生出来了,顾云抒疾步走过去,想知道怎么回事、但又有点胆怯,怕叶玲情况很严重,深呼吸好几次以后才开口,“医生,我朋友她怎么样了?”

      

      顾云抒皱眉,既心疼又疑惑,“谁?”

      “是他,未婚妻。”

      “未婚妻?”顾云抒都快忘记有这号人物,应该说上次她只听叶玲提了一嘴说谢晋订婚了,原以为他们就会结束,根本想不到那未婚妻会找上门来,她突然激动起身,“那更应该报警,玲、你别怕,把事情交给警方,他们会还你一个公道。”

      

      顾云抒拿开她的手,刚摁了一个数字,就听见她说:“宝宝,你知道谢晋未婚妻是谁吗?”

      “谁?不管是谁都得讲法,玲、这事你别管了,我来处理,你好好休息。”

      叶玲又道:“是闻……”

      “是闻席林的女儿。”此时一道低沉的男声从病房门口传来,打断叶玲的话,顾云抒疑惑望过去,看见来人后不禁一惊,她顿了顿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      沈柏年淡淡瞥了眼脸色苍白的叶玲,道:“我们出去说。”

      顾云抒不太愿意跟他单独相处,上次他那样对她的画面、仍不断在她脑海中回荡,但转眸看见叶玲已经将脸撇到另外一边,显然是不太想让别人看见她现在这幅脆弱的模样,她性格向来要强得很。

      顾云抒思索片刻,垂眸走了出去,来到走廊转身就看见男人淡漠的俊颜,“你想说什么,我觉得我跟沈总应该没什么可聊的。哦,有件事可以聊,那就是离婚,你是专程过来找我离婚的吗?”

      才说完,她就发现男人已经直逼过来,她本能往后退,脑子里再次浮现他对她动手的画面,眸光微闪,“沈总又想跟上次一样?”

      听见这话,沈柏年也是一怔,阴沉的眸光下意识落到她纤细颈项那里,随即退开了些,“你不做让我生气的事,我也不会那样对你。你这性格,真是越来越像你那个哥。”

      顾云抒将头撇开,不想跟他纠缠在他们之间的矛盾上,问,“谢晋那个未婚妻真是闻席林的女儿?”

      “是。”沈柏年又想抽烟了,他摸向西装口袋,但想到这里是医院便又作罢,“听说闻小姐暗恋谢晋多年,这次终于得偿所愿。”

      不知道为什么,顾云抒听见他说“暗恋”两个字的时候,感觉怪怪的,就好像他故意这样说给她听。

      暗恋?

      他的意思是她也暗恋他多年,现在得偿所愿,应该要好好珍惜?

      想到此,顾云抒心里一阵凉意,他从未想过她真正需要什么,只是在一味满足他的私心,他沈柏年既然结婚,就不会轻易离婚,不是因为他多爱这个跟他结婚的女人,只是不想离,现在换成别人,哪怕不是她顾云抒,他也是这个态度。

      两人短暂沉默以后,她再次拿出手机想拨通警方的电话,却被他直接拽住手腕,“你还想报警?”

      “对。”顾云抒抬眸望向他。

      沈柏年眸光瞬冷,直接夺走她手机,“你觉得警方可以处理这件事?别那么蠢,觉得自己占理就可以肆无忌惮,你现在打电话过去,明早就会有人直接绑了叶玲,你信不信?”

      顾云抒想反驳他,说她不信,可之前她不就遭遇过这种事?

      身体突然变得越来越凉,她再次看向男人,想了想说:“叶玲的那张B超单,我不是故意想给你看的,也没想过要骗你说自己怀孕,我不知道你怎么会那样联想?但你既然那样想了,就当是我的错。”

      “上次你应该也算发泄过了,这次叶玲遇上这样的事,你能不能帮一下她?按照你的说法,那个闻小姐应该挺嚣张,我怕她又对叶玲不利。”

      沈柏年似笑非笑,“上次我那样生气,你还跟我反着来,这次因为叶玲你倒是愿意跟我解释了,你还真是想尽各种办法想要跟我离婚。”

      顾云抒不否认这点,她眸光柔和了些,“那你愿意帮叶玲吗?”

      沈柏年没马上回答,但他态度已经表明一切,隔了会儿说:“闻席林现在还动不得,至于叶玲、我相信有过这一次,那边应该也不会再对她下手,你让她自己平时注意点就行。”

      闻言,顾云抒当下心情变得极其复杂,她不知道是因为叶玲没得到帮助失望,还是对他刚才的回答失望,可能都有。

      沈柏年不喜欢她的沉默,总觉得只要她一沉默就在盘算一些事。

      他问她,“怎么了,为什么不说话?”

      顾云抒淡淡回了句“知道了”便转身走进病房,并且“砰”地一声关上门,她坐到叶玲病床旁,“玲,大概是我们太弱小了,所以总被欺负。”

      医院膈应不太好,叶玲依稀听见两人在外面的谈话,她转过脸来,“宝宝,你可能不清楚闻家在榕城的势力,那是连带沈家都要忌惮几分的存在。你也别怪沈大少不帮忙,我之前听说闻席林为了抢他榕城商会会长的位置,背地里做了不少事,而沈大少应该也不是不想反击,而是被各方利益牵制住了。”

      “在商会里说得上话的,都跟闻席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所以只要沈大少动他,那些商会里的其他人也会跟他背道而驰。”

      “宝宝,你的世界一直很简单,没有什么腥风血雨,其实在你看不见的地方,一直在刀光剑影,互相残杀。”

      顾云抒一向喜欢将事情看得比较简单,或许正因为如此、她才会那么喜欢周景扬,甚至羡慕他,因为只有他才真正活在自己的世界、无忧无虑。

      “宝宝,听沈大少的、不要去惹闻家,我不想你因为我受到任何伤害,好吗?”

      在顾云抒印象里,好像从没见过这样温柔的叶玲,她永远风风火火,只要自己遇上事,她肯定冲在最前面帮她,她摸了摸她的手,“我知道,不会去真的惹,我也没那么大的能耐,但是……”

      “我们也应该适当给自己找点保护伞。”

      叶玲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,但她实在太累,确定她不会去招惹闻家后,她便不想再关心其他,闭上眼渐渐进入梦乡。

      而在她睡着后,顾云抒也掏出手机点进通讯录,看着上面“云集团”三个字犹豫,不久、手机就传来震动声,正是云集团那边打来的,她怕吵醒才睡下的叶玲便快速走了出去,来到外面接听,“喂。”

      “我明白。”她攥紧手机,大着胆子说:“傅先生,要是你们老板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,我就立马签合同。”

      等顾云抒打完电话准备回病房的时候,她就看见沈柏年从走廊那头过来,她原以为他已经离开,没想到他还没走。

      她疑惑问他,“你还有其他事?”

      他没回答,但随着他的走近、她也隐约闻到一股烟味,想来刚才是去抽烟了,她不喜欢烟味,皱眉跟他拉开距离,也不是出于关心,就是单纯不喜欢,说:“你以后少抽点烟。”

      她以为他不会搭理她,毕竟之前两人已经到水火不容的地步,她对他有怨恨,他也对她种种行为非常生气,没想到此时他却轻轻应了声,甚至带着酥人的尾音。

      他这个样子,有点像在服软、却又刚好将她拿捏住,让她不好意思对他直接甩脸。

      但她确实没什么可以跟他说,转身就要走入病房,却听见他在后面说:“晚点我给你送换洗衣服过来,你今天肯定会陪夜。”

      顾云抒想拒绝的,可转念一想、她还没试过让他当跑腿的,就莫名其妙默认,直接进了病房。

      后来,他还真送了换洗衣服过来,临走前拽住她的手问,他们现在是不是算和解?

      顾云抒没理他,挣脱开他的钳制、拿了衣服就跑,来到病房叶玲表情却极贼,叹息着说:“要是没有唐绾,你们怕是能甜死人。有一说一,沈大少真的算是一个不错的男人,各方面都好。”

      顾云抒觉得若非她亲耳听见,都无法相信这话是从叶玲嘴里说出来,“你被他收买了?”

      “没有啊。”叶玲这人向来恢复力惊人,不久前还像霜打的茄子,现在却已经满血复活,“宝宝,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?之前你工作室被解约,肯定是沈大少的手笔啊,他也不是故意想折磨你,估计就想让你主动去服软,将他哄开心了,他就不计较。”

      “不过你傲没去,后来我出事了,他知道后立马就赶过来,这说明什么?”

      “什么?”顾云抒像没将她的话当回事,却又心不在焉刷着手机,“说明他可能有点无聊,就顺便过来看看。”

      叶玲笑着切了声,“说明他在哄你啊,用他的方法哄你,小傻瓜。”

      顾云抒眼神微顿,沈柏年哄她?那怎么可能,以前他跟唐绾闹不愉快的时候,好像他也从不低头吧,又何况是她呢?

      她帮叶玲掖好被角,“我觉得你因为体虚,所以在胡言乱语。”

      叶玲不理她了,直接一个侧身过去真睡觉了,“小小年纪就这么不解风情,哼。”

      顾云抒也吐槽她,“什么小小年纪?好像我们一样大吧。”

      后来,顾云抒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,直到两天后、她突然收到沈柏年的信息,即便只是文字,她都感觉到他的情绪,“你还要陪叶玲多久?”

      

      说着,她就要掏出手机打电话,却被躺在床上的叶玲一把摁住手,“宝宝,不要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不要?玲,这是第一次、或许后面还有第二次第三次,你不能坐以待毙。”

      

      阅读作茧自缚最新章节 请关注本站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95xs.com